贷款热线:

0833-5111188

首页  > 信息中心  > 行业资讯

国家已经全球第二了,你为什么依然贫穷

信息来自:    发布时间: 2015-9-7    点击率:347 次

我的母亲是一个普通的下岗再就业工人,出生在毛主席时代的她对目前这个社会有着一股与之年龄极不相符的“愤青”范儿。她喜欢将这个有人富、有人穷的社会与过去大家都穷的社会做对比,并得出今不如昔的结论,从而产生一种叫做“仇富”的情绪。

而我的父亲比母亲早出生几年,他的命是奶奶在大队生产大会上讨粮食救回来的。有过这些生死一念的体会,父亲对现如今的状况,总体觉得还是不错的。

但有一个观点,他们是一致的——他们都不认为,如今的中国,是一个富有而强盛的国家。

也许很多人都和他们抱有一样的想法,就连官方发出的声音也是如此——每当人民受到“国外资本主义奢靡的诱惑”时,总有一个声音跳出来说:中国如今处于、并将会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什么叫做“初级阶段”?我私下理解为——“看起来不如外国人过得好”的阶段。

可另一部分视野稍广阔的人不乐意了。中国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每年GDP增幅都那么的鼓舞人心,“世界奇观”级公共建设一个接一个,对外援助一茬接一茬。照理说国家如此强大富有,为何国人感受不到呢?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好嘛,那问题来了:中国的社会主义何时才能升级为中级阶段呢?进入那个被描述成“没有城乡之别,没有赤贫巨富之分,人人当家作主,是国家主人”的阶段?

关于这个问题,总设计师很早之前便给出了答案,他的回答是:100年——1949-2050。从当时看来,这是一个冷静而谨慎的回答,但根据当时人大指定的GDP标准,我们早就在2013年超额十年完成了175%的GDP任务。

这算是提前步入中级阶段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原因在于,这些年创造的GDP被平均了,有更多的中国人,没有办法参与到这个贡献GDP的队伍中来,他们创造价值的能力不够,消费产生价值的能力也不够。简单来说,就是先富的人并没有照计划带动等待着后富的人。

是先富的人过河拆桥?

其实并非如此,“先富带动后富”不是简单的伸出手、拉一把,“一起发财”也不是把富人与穷人的钱都给平均了。先走一步的人创造了价值,创造了经济话语权,但这事儿跟后者没有关系,如何能带动你后富呢?

他们之间缺少了一条纽带——金融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张三是村里的金凤凰,是村里头一个大学生、头一个企业家。他想要带动村子里的人致富,要如何做起呢?给光棍去找媳妇儿?给每人都配上大奔?

实际上,这样的金凤凰若想带动村里人致富,他会选择集资给村里修路,承包村民土地用于扩大生产,他会收取资本作为村民对他的支持,作为回报,贡献出股份和分红,使得村里人富裕了起来。

这就是金融的力量,它是一条纽带,来平衡资本,并使投融资双方共同成长,达成共赢。

那现在如果你问我,我们何时进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我会回答:当中国人都懂得金融、使用金融、参与金融的时候,我们就升级了。

也许有些沮丧——若是照这个说法,我们的升级之路才刚刚开始,因为中国的金融,就像一张登上先富者大船的船票,它们大多被掌握在少数人手中。高端者如同信托、私人银行,它们在奢华的私人酒会上轻声细语地向那些握有船票的高净值人士推荐利润丰厚的投资机会;另一部分人则会接到银行理财经理的电话从而获取升级的秘密,当然,经理的电话名单是根据你在银行的存款数额拟定的;再不济者,你意外通过其他渠道获取了这个秘密,于是赶着风口,彻夜排队在银行、证券的门口,等待着新一天的基金、债券发售;或者冒着较大的风险奔入股市,如同偷渡般想要登上这艘船。

这就是中国的金融现状

在2013年以前,可以说90%的中国人不知道、不理解、不参与金融活动,他们大部分勤勤恳恳地运用体力,脑力,来赚取生存物资,而非运用资本。更可怕的是,这90%的人群中,还有一大半是农民,这意味着,2013年之后,“宝宝军团”打破了“金融垄断”给大部分城里人都开启了金融启蒙课后,还有将近50%的中国农村人口,处于这条封锁线之外。

好消息是,这个情况终于在2015年有所好转。随着城市人口红利的下滑,以及农村网络的覆盖率,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投向了农村这块未被开发的市场,就像年初,淘宝、京东等电商纷纷入驻农村,搞渠道下沉,刷墙贴标语;另一部分,倒逼金融改革的先锋们:阿里、翼龙、宜信、简理财等互联网金融企业也随之杀入这片被传统金融行业遗弃的市场。

在银行还小心翼翼地捏着裤脚不肯下乡时,诸如像简理财这样的“愣头青”已经扛着年化8%的大招牌去乡下刷墙了。可见,在不久的将来,2013年的互联网金融倒逼传统金融改革,将再次在中国农村上演。

到时候,农民能从手机上不断增长的收益数字切身地投入到中国的资本运作当中,通过自己贡献的资本能量创造价值。人们才能感觉到,国家富强给自己带来的富裕生活是多么美好,那时,我们的社会主义中级阶段才刚刚开始。


信息中心